【聰心直說】開心時刻,食乜都得 (素食記)

在一講座上,崇尚自然及推廣關注身心靈的 Simon Chau 周兆祥談及有些嘗試食素的朋友,點解最終會食返肉呢?他的見解是由於他們生活上「感到唔開心!」。我對此看法感同身受。

自去年11月開始,我主要食素。「主要」的意思是我有些場合仍然會食肉 – 如跟爸媽出外食飯,又或是如果我不吃那些肉時,它們就會被浪費掉。前者是要陪老人家食;後者是吃素其中一原因是想善待動物,如浪費了那些肉食反而就是對它們不尊重。如送上來的餸菜中因某些原因而仍有肉時,我是會仍把它吃下去,而不會棄掉它。

這四個月來,我對自己食素忠誠度也蠻感自豪。就算期間曾到過台灣旅行時遇到滿街小吃,又或是多次與一大班人同檯食飯,我也只挑素食或吃「碟邊素」(即只吃肉旁邊的素菜)。未有感到太大的誘惑或掙扎。

不過,這兩個多星期,我失守了。

最近,我成為了專業的打散「救火隊」。朋友在工作上需緊急人手支援時,就會call我,而他們的工種均需要在數小時內,密集地投入精神或體力,如功課輔導及點貨與出貨,有壓力。每晚收工時,均感身心俱疲和強烈的飢餓感。

在這狀態下,要食素一點也不易。香港始終不是一個食素friendly的城市,要搵素食有點難,不想再週街搵。同時,辛苦一輪,何需給自己太多限制呢?

其實,周兆祥的見解有下一句 : 「開心嘅時候,食乜都無所謂!」。在我未做救火隊前,我定時定候進食及作息,六時前吃晚餐及十時左右上床。那段時間心情比較平和,食得非常簡單。

我以往那個時間表對現代人來說,絕對是奢侈品。所以,對好多人在工作後要「擦餐勁」、「食餐好」及Happy hours是可以理解。

我不會定性這次「走甩素」的經驗是一種失敗,那時那刻的身心確有那食慾。重要是覺悟到要在飲食習慣上改變時,並不是只單靠意志力及決心 – 首要先處理自己的心理(靈)質素。

(寫這篇文時,腦海泛起一計劃:每次做完救火隊,可能第一件事不是即刻去搵食,而係搵個地方坐下靜一靜,並食份自備的生果,稍後再去晚餐,看看感覺有否不同。)

圖: 這頓晚餐,我食薯粉時,並未叫「走肉碎」,感覺需要吃得濃味一點。

_________
【聰心直說】聰為HEvolution召集人,與你靜觀生活中的思與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