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聰心直說】除晒衫褲比自己睇

從小到現在,對自己的身型都是欠缺安全感。

兒時至青春期都是肥人一名,被起花名及取笑(今時今日會說是被「欺凌」)。成年後的我雖然不肥,但以往對身型的不安感還是延續至今。

圈內追捧身型的風氣令這份不安感加倍。


這次來台北旅行亦去了「著名」的溫泉。進了温泉的那一刻,忽然泛起了一念頭 – 「今日我要坦蕩蕩,唔要遮遮掩掩」。

以往也有去過温泉,但總會顧上顧下,畏左畏右;行時會用小毛巾或雙手好似「不特意」遮著下體或腩肉,又或是坐下來時翹腳。

今次我要比自己一個Running man的任務,就是不做以上種種。同時,我特意坐在最光的地方,雙手放旁,兩腳放地,大腿微張。「來吧!看吧!

結果……

結果沒有甚麼特别「結果」,不會因此而感到重生或會同人講「我已接受自己」,甚麼「不需要理會别人看法」。做了一件挑戰自己安舒區的事情,that is it!

今次沒有朋友一起去,少了尷尬。時常在說,香港不似大陸、台灣、日本、韓國有澡堂及温泉文化,朋友間由小到大都會赤裸裸相對,這可能有助接受自己的身型。

Body image影響著我們對自己的看法,這文化更是在member放大十倍百倍。

這課題一直是在我攪HEvolution的議程內。待續……

_______
【聰心直說】聰為HEvolution召集人,與你靜觀生活中的思與想。